奋斗百年路.jpg

建党百年百篇·访

您的位置: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> > 建党百年百篇·访 返回首页

老党员的故事丨从渔业到渔旅融合 这位老党员见证了小岛的嬗变

2021-05-19 14:52:00 舟山晚报

  刚过去的五一假期,小小的白沙岛迎来了一拨又一拨游客潮。66岁的戚祥岳在码头值班时看到,心里满是感叹。

  曾经以渔业为主要生计的小岛如今走上了渔旅融合的发展新道路。戚祥岳这位曾经的渔老大,就是见证者之一。

  捕鱼曾是岛上很多人家的唯一营生

  在很多老一辈人印象中,白沙岛就是一个以渔业为主要产业的小岛,岛上的壮劳力几乎都在船上讨生活。

  作为大沙头人,戚祥岳也和岛上其他男人一样,16岁就上了船。捕鱼是当时岛上大多数人家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。除了实在吃不消这个行当的人,一般的年轻小伙子到了干活的年龄,都跟着上船了。有些实在容易晕船,在船上呆不下去,那就出岛去沈家门骑三轮车、打工。在当时的白沙,不能捕鱼,那就只能出岛另寻出路。

  “白沙土地也不多,每户人家田也没多少,最多种几株菜,够自家吃吃。 ”戚祥岳说,但是“会做”的人家总能找到办法,在岛上养起了猪和鸡来改善生活。番薯藤能够做猪草,番薯皮、烂番薯干也能拿来喂猪。猪草实在不够,那就摇着小舢板去朱家尖割猪草。尽管自然条件受限,但白沙人的勤劳却一点不打折扣。

  养成的猪一般被政府收购。大沙头村有时候也会杀一头猪,直接就在村里卖掉。当时在杀猪之前,还需要做“市场调查”,看看这几十公斤的猪肉在村里能不能卖掉。“因为那时候买肉的人少啊,条件差。”戚祥岳到现在都记得一公斤肉要1.5元,价格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消费得起的。

  拿张网就能捞到好几十只乌贼

  虽然其他资源不丰富,但当时的白沙鱼多得让人艳羡。“白沙人的祖先是从宁波搬来的,要我说,祖先们都很聪明,当时选择在白沙定居。”戚祥岳开玩笑说,因为选在白沙,就意味着不会饿死,鱼多得随便抓。

  在戚祥岳印象中,上世纪70年代的白沙岛海边都是鱼。不用出海,拿张自制的网,去海边捞乌贼,一捞就是好几十只。“最多的一次捞到70多只乌贼。 ”也因为量大价贱,当时的乌贼卖出去并不值钱。不过即便价格便宜,普通人家也还是不舍得自己吃,想着卖掉或晒成鲞去沈家门出售,能有一点收入也是好的。品质好的乌贼鲞最高一公斤能卖到1.72元。

  “要是有艘小舢板,这户人家都能算得上‘渔业资本家’了,因为能捕木老老的鱼。 ”戚祥岳开玩笑说,当时岛上还是集体经济,个人拿着网偷偷摸摸去海边捞点乌贼,只要不被发现是可以的。但是小舢板是属于集体的,个人不允许撑着小舢板去捞乌贼,那是要被处理的。

  当时的船都是属于村里的,印象中一共有十对机帆船。每对船每年要向村里交两费。根据船只大小,上交的费用也不一样。“大船一年要上交14.5万元,一般的船要交八九万元。 ”戚祥岳说,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,万元户都很稀少,可见当时捕鱼的生意有多好。相比在朱家尖种地的农民,白沙捕鱼的渔民赚得总是要多一点。村里则负责所有船只的维修、购买柴油等一概支出。

  嵊山因齐聚在那里的渔民而热闹一时

  老话说有三大苦,捕鱼、打铁、磨豆腐。其他两个行当不说,捕鱼的苦,戚祥岳最有体会。 16岁上船,在船上当切菜做菜的小工。当了三年后,他才慢慢学起捕鱼,一级一级往上升。

  在上世纪70年代,禁渔期已经出现了。不过那时的禁渔期一年也就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左右。剩下十个月,戚祥岳就在船上待着,除非等到刮九级风,才能回家。

  那时候,每到九十月份,戚祥岳就要跟着船去嵊山。那个时间是带鱼品质最佳的时候,而嵊山刚好就是捕捞带鱼的最佳地点。“白沙在那里专门设了办事处,还有领导专门在那儿。 ”戚祥岳说,因为渔业是岛上的支柱产业,所以领导们都很重视。季节没到,船不能回来。谁要是回来了,船上的老大那是要受处分的。就算机器坏了,要购买零件的,在嵊山能排除就排除了。

  “一般坚持两个月。 ”对当时还是个小伙子的戚祥岳来说,这两个月还是难熬的。不过好在渔民们能够到嵊山岛上逛一逛,买点香烟老酒,只要不落下开船就行。那时候在嵊山的渔船除了白沙,还有虾峙、桃花、定海等地的,就连江苏、上海的都在那里停着。一眼望过去,渔船排列有序,场面十分壮观。那时候的嵊山也因为这一帮渔民显得格外热闹。

  到了12月份,渔民们就要转战石浦、象山了。

  没能跟上专业发展的脚步

  在戚祥岳印象中,上世纪70年代还经常能捕到一网两万多公斤的鱼。柴山岛当时还有一网近五万公斤的纪录。到了80年代,里海的鱼逐渐少了,大批渔船纷纷赶往外洋。到了90年代,就连外洋的渔业资源都急速衰退了。

  戚祥岳有时候想想,这和技术发展似乎也有些关系。“之前上江苏那边捕鱼,海底有鱼是看不见的。就和捉迷藏一样。 ”同样一批渔船出去,丰收情况也有差别,靠的就是船老大的经验。“那时候我们白沙还有几个名老大,一般来说每年他们的产量都排在第一第二的。 ”戚祥岳说,捕鱼也需要脑子,需要船长考虑风向情况等各种因素。

  后来科学发达了,哪里有鱼都能被监测到,鱼没了藏身之处,自然也就被渔民们一网打尽了。渔船多,加上渔民又肯干,鱼就这么渐渐被捕捞完了。

  村里的机帆船也逐步卖掉了,到最后只剩下戚祥岳和他姐夫的两对船留了下来。 1993年底,村里转制了,这两对船也都被卖掉,自此全部转为个体经营了。 1994年,戚祥岳又重新买了两艘船。尽管当时渔业资源已经大不如前,但捕鱼似乎是自己唯一的吃饭本领,戚祥岳没想过别的出路,还是继续捕鱼。

  “那时候,虾峙开始发展远洋渔业,去钓鱿鱼了。这一步,是他们转得好。 ”戚祥岳感叹说,当时白沙的渔民还想着能从海洋里获取最后的馈赠,导致在这一步上落后其他地方的渔民。

  小岛因旅游找到了发展新道路

  自己买了船以后,戚祥岳去韩国那边捕鱼。尽管产量不比从前,但是自己单干,赚的都是自己的,总的来说,收入还是比以前好。

  戚祥岳的捕鱼生涯一直持续到了2016年。在那之后,他也卖掉了船。“现在整个白沙除了交通用船外,其他船加起来大概也就30多艘。 ”戚祥岳感叹说,以前船多的时候,光是柴山岛一个村就有百来艘。

  “以前白沙人多的时候,大沙头最多有1100人左右,港里也有1100多人。 ”后来,岛上人口逐渐外流,等到学校撤了以后,人口更是急剧萎缩。“岛上年轻人没几个了。 ”1990年,戚祥岳入了党,成为岛上为数不多的年轻党员之一。

  本以为随着渔业的衰退,这座曾经以渔业为生的小岛也就此没落。没想到,旅游让小岛焕发了新的生机。“现在变化大多了,环境好了,游客也来了。”戚祥岳说,以前的白沙养猪养鸡的人比较多,环境确实比较差,现在政府带头打造美丽小岛,整个岛变成了游客打卡的旅游地。每到旺季,游客蜂拥而至,让这座沉寂已久的小岛重新热闹了起来。

作者:记者 张莉莉 文/摄

熟女毛多熟妇人妻在线视频,美女销魂,全高清录播直播播放系统,一品道一卡二卡三卡